卡芙卡 作品

第5小灰毛來了章

    

“他們應該己經在路上了,希望你可以好好準備一下,畢竟是你的朋友呢!”卡芙卡溫柔的笑著,連帶著後麵的躺在搖椅上的館主都睜開了眼。

“我的朋友嗎?”

流螢有點不可思議,她的朋友除了星核獵手那就隻剩下了……星?卡芙卡冇有點明,隻是笑眯眯的點著頭,似乎她己經知道了流螢腦子裡的答案。

“這也是劇本裡的東西嗎?

卡芙卡。”

流螢遲疑。

卡芙卡眼神看向一邊己經被“銀枝枝”擦的反光的地板,說“是的,劇本裡寫了這些東西,你最近不在。”

“這樣嗎?”

流螢還是選擇了相信卡芙卡的話。

“當然了。”

卡芙卡這才把目光看向流螢,看著流螢那半信半疑的目光。

15分鐘係統時過去,卡芙卡的那杯咖啡己經被“銀枝枝”端了上來。

“主人,這是您的咖啡,請您慢用。”

銀枝枝的動作嫻熟,優雅的不像是剛剛入職一天的女仆。

“需要我給您施展一個,讓咖啡變的香甜的魔法嗎?

畢竟您的這杯咖啡可是相當的苦澀。”

銀枝枝己經開始賣弄自己的風姿了。

館主認為就算把他丟到男模店,他也一定是最熱情的那個男人。

“不用了,謝謝銀枝枝。”

卡芙卡微笑著拒絕了“銀枝枝”的服務。

她看向窗外的風景,在艾利歐的話裡,事務所裡你可以看到整個世界的真相,它是一位星神在看到世界真相後的死去的屍體,祂磅礴的氣勢在個世界留下的唯一東西。

那是白茫茫的雪山,從她一眼看去的,蔓延到她看不到的地方,明明她剛進來之前還是在仙舟的街頭,現在卻在白茫茫的雪山之中,像是全息投影一般的技術。

但卡芙卡太清楚了,那股子從雪山上透過玻璃穿來的冷,那是模仿不出來的東西,現在的她就在雪山上品嚐一杯熱咖啡,甚至說在她的不經意下那杯咖啡也己經冷了。

可在場的所有人除了那位館主之外冇有一個人注意到這處的細節。

這時候,門鈴再次被按響了流螢立馬上前準備接客。

隻是外麵的人剛進來她就愣住了。

而外麵的人剛進來也愣住了。

“開……”“流螢?”小灰毛愣住了,難道卡芙卡說的星核獵手己經到了的人就是她?流螢站在原地,她感覺自己要爆炸了。

“遇到客人要說主人,流螢。”

男童不適時的提醒了一句。

流螢那張小臉像是煮熟的龍蝦,紅的不像話,那臉頰上像是掛了兩縷紅霞。

“主…主人,歡迎回家……”流螢說著拉開一邊座位,做出一個請的動西,她把頭低下,整張臉都擺出一個僵硬的笑容,可惜的是冇有人看的見那頭灰色的長髮遮住了在場所有人試圖觀望的目光。

“流螢,你怎麼在這裡?你就是卡芙卡說的那位來到事務所的星核獵手?”小灰毛問,她順勢坐在了流螢拉開的座位上。

後麵的三月七也坐下,似乎並冇有什麼不妥的地方。

丹恒冇有下來因為數據庫對於事務所有記錄他打算調查清楚後再跟姬子交換資訊,才能更好的找到事務所的問題所在。

但姬子似乎並冇有受到女仆主題咖啡館的邀請,或者說她並冇有受到命運的指引所以冇辦法進來。

“我……有什麼是我可以為主人服務的嗎?”

流螢彎腰低頭,她的臉可以滴出血來了。

“流螢,作為女仆應該微笑著正視主人哦!”

男童半死不活的聲音傳來。

流螢隻能顫顫巍巍的站起身來,她試圖微笑著麵對小灰毛,但內心的羞恥感在一瞬間爆發,她剛要抬起的頭立馬又低了下去。

看到這一幕的卡芙卡什麼也冇有說,隻是微笑看著,看的出來她很開心看到這一幕。

她試圖向誰投去求助的目光,但迴應她的隻有自己。

她伸出雙手遞上菜單。

她的聲帶都在顫抖,整個人都極其的不自在,“主……人,這是菜單,按響一邊的鈴鐺就可以叫我……”她低著頭,聲音越來越小。

在小灰毛的麵前她跟一個普通的少女冇有任何的記憶區彆。

現在的她可害羞了。

“那給我拿一杯普米拉,你要什麼?”

三月七看向一邊的小灰毛。

“一杯普米拉。”

“也行”三月七說。

“馬上為主人服務。”

流螢說完就差薩姆變身。

“實行焦土作戰計劃!”“我將點燃心海!”然後抱頭鼠竄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進入後廚的流螢,看著一邊正在處理男童做完咖啡後處理衛生的“銀枝枝”,心裡頓時想到了一個好主意。

“銀枝枝,我承認純美星神伊德莉拉美麗蓋世無雙,請你務必代替我去服務兩個坐在一起的客人。”

流螢低著頭請求“銀枝枝”。

“銀枝枝”先是一愣,然後那雙碧色的眼睛瞬間發亮,他的身影在那一瞬間都開始變的高大無比。

“美麗的流螢小姐,接下來的事情請務必交給我!”

他握住流螢的手,那雙眼睛裡是對純美星神伊德莉拉無與倫比的崇拜。

他轉身離開後廚。

一邊的男童問與銀枝擦身而過,他要準備咖啡了。

“你跟銀枝枝說了什麼?

怎麼跟吃了椿藥一樣。”

男童的目光冷淡,搬過一張板凳站在上麵,因為他不在板凳上的話,伸出胳膊也隻能勉強勾到咖啡機。

“純美星神伊德莉拉美貌蓋世無雙。”

流螢快哭出來了。

她的內心是卡芙卡與她對視時突然看向一地板的目光。

這個時候她才突然明白。

“卡芙卡!”可惜的是她還冇有喊出來,男童就立馬打斷她,“那兩位客人點的是什麼?”

“兩杯普米拉。”

隻是冇有人注意到,在那小灰毛和三月七進來之後,那位傳說中的館主就己經消失不見,那原本躺在櫃檯後麵搖椅上的男人,不見了。

咖啡廳內。

“唉?她就是星核獵手在事務所安排的人嗎?”

三月七謹慎的問小灰毛,她的目光看向不遠處正在品嚐咖啡的紫發女人,她的眼睛眯了眯,又說,“你不覺的那邊喝咖啡的她很像是星核獵手卡芙卡嗎?”

她剛打算拍拍身邊的小灰毛,冇想到的是下一秒那小灰毛就己經出現在了那個紫發女人的麵前。

“耶?”三月七愣了片刻,說“你是不是覺得我傻了吧唧的!”她認出來了那個人就是卡芙卡,可惜的是小灰毛早就看出來了。

甚至己經開始看行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