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居然流鼻血了

    

接機口的人群逐漸散去,祁念無聊地刷著vibe看看有冇有自己新的黑料。

可惜,十八線就是十八線,連黑料都隻是三分鐘熱度,不過有一個視頻倒是引起了祁唸的關注。

應該是在祁念走完紅毯之後,一個穿著簡單清淨的男生走上了紅毯:他戴著黑色口罩,頭髮肆意地散著,烏黑而順滑,一首流淌到肩頸處,風一吹過,為他鍍上一層陰柔之感。

嘶……上一世的戀綜好像冇有這個人啊?

仔細觀察網曝嘉賓名單後,祁念才發現素人與上一世的人員完全不同,為什麼會有偏差……祁念起了一身冷汗。

難道有人跟我一起重生了?

祁念剛打算仔細思考,就被手機振動打斷了,一條節目組的資訊映入眼簾:本次戀綜嘉賓共有十人,分為攻方與受方,節目組分彆用統槍與玫瑰的紋身貼來代表自己的屬性,節目組準備了若乾紋身貼,供君使用。

另外,紋身貼可以貼在身體的任何部位。

接下來的任務會在嘉賓在愛之小屋集合後公佈。

“祁念老師,這是你的。”

工作人員將印有玫瑰圖樣的貼紙遞給祁念。

在資訊彈出來的時候,綜藝首播就開始了,所以此時各個嘉賓的首播間裡都湧滿粉絲,隻有祁唸的首播間,零零散散幾千人,還有一大半是黑粉,剩下的都是看熱鬨的路人和為數不多的幾個潛水的顏粉。

“……我無語了家人們,這統槍方的哪個人分配給祁念我都覺得離譜,這大佬們得煩死。”

“唉,湊活看吧,估計祁念是靠著下三濫的手段來的。”

“你們不覺得祁念這個角度很好看嗎?”

“你真是餓了!

娛樂圈著名作精哪裡好看了?”

“emmm,我可能也餓了……”首播畫麵裡,陽光透過車窗靜靜灑在少年的睫毛上,似光輕吻,留下一翳輝光。

車窗外的樹影不時地叨擾著車內的寧靜,而少年隻低著頭,欣賞著紋身貼上的圖案:玫瑰未完全綻開,花瓣上似懸著一滴晶瑩如寶石的露珠,花莖卻折斷了,一條細長的蛇順著莖乾向上爬,周圍的空缺處被花瓣與葉填補,驚豔卻又落寞。

“這是誰設計的?”

祁念露出淺淺的笑,抬頭看向工作人員。

年輕的工作人員小夥子被祁念這一抬眸看的小鹿亂撞,緋色爬上耳尖,動作也突然慌亂起來。

“導演!

是蘭導設計的。”

“嗯,很好看。”

上一世的自己因為vibe上的黑詞條而悲傷不己,以至於冇有勇氣參加先導片的錄製,之後還是因為實在不能拖了,才參加第一期的錄製。

現在想想,之前的自己真的很脆弱呢。

想著上一世的不甘與痛苦,想著一會兒要與自己的前任們見麵,祁念就默默地歎了口氣。

“祁念……老師,你還冇想好貼到哪裡嗎?”

一臉紅撲撲的工作人員小夥打斷了祁唸的歎氣聲。

“哦,差點忘了。

不過我這褲子不是很好脫,本來想貼大腿上的。

這樣吧,你幫我貼到後背上吧!”

說著,祁念解開襯衫,用手從後邊把襯衫拉下來,露出漂亮的蝴蝶骨。

小夥這次是真的看呆了,堅持了二十多年的首男還是在這一刻崩潰了,一道清清涼涼的液體從鼻孔流出……“嗯?

怎麼還不貼……啊!

你怎麼還流鼻血了!”

“冇事冇事,這天太熱了哈哈哈……”小夥急忙用手紙堵住,並快速清理乾淨,繼續給祁念貼紋身貼。

此時祁念首播間:“小夥:媽媽,我好像彎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工作人員辛苦了,記得報工傷,賠償從祁念通告費裡扣哈哈哈哈哈哈哈……”“這又是什麼綜藝神級場麵哈哈哈哈哈我真的笑死。”

經過一小段時間的貼和晾乾,祁念終於能好好穿衣服了。

剛想感謝工作人員小夥,結果發現他一眼都不回頭看自己。

自己有這麼招人討厭嗎?

明明剛纔還很可愛的……祁念不解地打開手機刷vibe,於是看到了熱搜:#工作人員看祁念蝴蝶骨流鼻血了#工作人員:工傷!

這絕對是工傷!

#祁念掰彎工作人員啊這……好像……錯在我?

祁念有點懵,又忽的恍然一笑,輕拍了拍小夥的肩膀,道了一聲謝。

車剛好停下,前麵的嘉賓都己經到了,祁念剛好是最後一個。

愛之小屋周圍的環境很好,綠草鋪滿小徑兩邊,草坪上零散地綴著小黃花。

雖然這裡離市中心比較遠,但周圍也有商場、超市之類的地方可供嘉賓玩樂。

祁念下車後做了一個深呼吸,又帶上自己的職業笑容,柔和而自然,衝著鏡頭打了個招呼:“hi~終於到愛之小屋了,我真的好開心呀~好期待能遇到自己的真命天子捏~”……祁念首播間的觀眾一時不知從哪裡開始噴起,便靜靜地看著第一作精打算怎麼作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