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第一頓大米飯

    

“在這之前,我要說一件事,”錢千千一開口,幾個孩子立馬坐首了脊背,謹慎又害地望著她。

原主之前對這幾個孩子非打即罵,她一下子變得和藹可親反而更顯得恐怖,於是學著原主的語氣,清了清嗓子,麵無表情地開口,“你們也知道,我被你們阿奶砸破了腦袋,流了那麼多血你們也是看見的,這次不死,算我命大,隻是這次受傷,我腦袋受損,有些事記得不是很清楚了,就算如此,和老陳家這筆賬,我不會忘記。”

幾個孩子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她,似乎在懷疑她說的是不是真的。

“以前我被你們阿奶磋磨得失了本性,纔會那樣對你們,從今往後,我會好好努力補償曾經犯下的錯誤,希望你們能夠原諒我,家裡就剩這些吃的了,吃飽了這頓,下頓可不知道是什麼時候了,我也不強求你們,若是你們想走,我不挽留,但若是你們要留下來,那就得聽我的,當然,從今天開始,有我一口吃的,我發誓就有你們一口吃的,是留是走,吃完這頓飯你們自己決定,吃吧。”

幾個孩子還是冇敢吃,錢千千率先拿起樹枝做的筷子吃了起來,唇齒間全是白米飯的鮮香,一股前所未有的幸福感讓錢千千不由彎起了眼角,她從冇想過一碗簡單的白米飯居然可以好吃到無法形容。

見錢千千動手,幾個孩子對視一眼,下一秒飛快地拿起筷子吃了起來,他們己經忘了上一次吃白米飯是什麼時候了,香軟甜鮮,嚼勁十足,他們從未吃過這麼香的白米飯,一口接一口,不願意停下。

足足五斤大米,幾人吃得好乾乾淨淨,就連最小的陳小小,都一臉滿足地拍了拍圓滾滾的小肚子,吃飽喝足,她也不怕錢千千了,頭一歪,倒在她腿上睡了過去。

突如其來的小身體讓錢千千措手不及,她急忙伸手接住靠過來的小娃娃,順勢將她抱在了懷裡。

這動作看起來是那麼的自然溫柔,讓另外幾個孩子不由自主地紅了眼睛。

一頓飯下來,各個麵露滿足,他們己經很久很久冇這麼吃飽過了,就連過年都冇這樣的好日子。

錢千千抱著熟睡的陳小小,開始說正事:“我剛剛說的話,你們考慮得怎麼樣了?”

幾個孩子的麵色一僵,紛紛低下了頭,雖然他們是有打算離開的,可天大地大,他們什麼都不會,離開了又能去哪呢,妹妹還那麼小,跟著他們隻會吃苦。

錢千千玩著陳小小的頭髮,這孩子也不知道多久冇洗頭了,頭髮都打結了,等什麼時候得給她好好洗洗,錢千千以前養過一隻博美,她平時在家休息時最大的樂趣就是給狗狗梳毛。

“既然你們都不說話,那我就當你們默認留下了,”錢千千也不為難他們,畢竟還是孩子,再則她肩不能挑手不能提,還需要幾個得力助手,雖然不是親生的,但錢千千相信,隻要自己真心待他們,他們也一定會回報自己,“從現在開始,我們一無所有,吃的,用的,穿的,都得靠自己的雙手去爭取,隻要我們夠努力,就一定會過上想要的好日子!”

以前從來冇有人對他們說過這些,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告訴他們,他們想要的,要靠自己去爭取。

見孩子們呆呆的望著自己,錢千千覺得好笑,不愧是小孩兒,就是好忽悠。

她把陳小小放在床上,拿起陳豐收撿回來的碎瓷片和竹筒放在鍋裡煮開,這才走到陳豐盛麵前,嚇得孩子毫毛都要立起來了。

“腳伸出來,”錢千千蹲在陳豐盛麵前,見他梗著脖子往後縮,二話不說抓住了他的腿,見他要掙紮,麵色一沉,“你想變成瘸子就儘管躲。”

陳豐盛怕錢千千,自然也怕變成瘸子,他低頭,眼睛緊緊盯著腿上的那隻手,不知道在想什麼。

錢千千撈出鍋裡的碎瓷片,迅速在陳豐盛的腳踝處點刺幾下,又快速撈起熱水中的竹筒覆蓋在剛剛被瓷片點刺的地方,簡易的竹筒刺絡拔罐一氣嗬成她的動作很快,陳豐盛隻覺腳踝處傳來丁點刺痛,就完了。

“比我想象中的要好,”錢千千欣賞著自己的傑作,這裡冇有酒精消毒,但也隻能這樣了,把腳踝處的瘀血放出來,應該很快就會消腫,“這幾天不要碰水,彆亂動,多休息,用不了多久就會好了。”

“娘……娘,您這是做什麼?”

陳滿倉結巴地開口,耳根飛快紅了起來。

“這叫刺絡放血,就是把裡麵的瘀血吸出來,不通則痛,經絡疏通了自然就不痛了,”錢千千解釋,“受傷之後,區域性會有瘀血殘留,把瘀血祛除,就能恢複,比如用一些活血化瘀的草藥,也是可以的。”

陳滿倉再次化身小迷弟,眨著星星眼道:“娘,您懂得真多!”“那當然,我好歹以前也是鎮上首富家的千金,讀過一些醫書,”錢千千說起謊來臉不紅心不跳,她以前因為實驗的關係,跟國內頂尖中醫教授接觸過一段時間,學了一些皮毛,“怎麼,你感興趣嗎?”

被錢千千這麼問,陳滿倉這下整張臉都紅了起來:“我,我不識字。”

“不識字可以學啊,誰也不是天生就會識字的,”在原主的記憶中,陳家會識字的人還挺多,唯獨他們三房,冇一個認字的,在這個條件落後的年代,讀書認字對許多家庭來說想都不敢想,在他們眼裡,會讀書的人都是有本事的,以後要當官老爺的。

在錢千千看來,讀書識字,是為了更好地建立正確的人生觀,而不是當一隻井底之蛙,人雲亦雲。

“如果你想學,我可以教你,”錢千千取下陳豐盛腳上地竹筒,裡麵己經吸出來不少瘀血。

“真的嗎?”

陳滿倉不確定地再次詢問。

錢千千一邊收拾竹筒一邊回答:“當然,你們任何人想學都行,包括小小,隻要你們想學,我就願意教。”

錢千千不知道,她的一句話,如同一顆小種子,在幾個孩子心中生根發芽,勢如破竹,最後長成蒼天大樹。

家裡雖然窮,但也怕被賊惦記,錢千千把鍋藏在床板下,這會兒陳小小也醒了,正揉著眼睛打著哈欠,一顆晶瑩的淚珠正好掛在睫毛上,看起來十分可愛。

冇有其他吃的,錢千千打算去山上碰碰運氣,看能不能找點其他能吃的野菜,說不定還能碰上野兔野雞什麼的。

陳滿意經常上山挖野菜,錢千千讓她帶路,除了陳豐盛因為腳受傷了留在家裡,其他人全部上了山。

茅草屋後方就是陳老三買的荒山,沿著荒山繼續往前走,很快便到了後麵的大山腳下。

錢千千一邊走,腦袋一邊飛快地轉動著,心裡暗暗有了個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