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貪婪種

    

下午,所有來自其他地區的人己經來齊了,宿舍樓的廣播通報說要所有人來訓練場集合“走咯走咯”白燭對著吳銘祁龍道這傢夥趴在床上逗弄著那隻有巴掌大小的蜘蛛,他給它取名叫小黑聽到白燭的呼喊聲,他戀戀不捨的從床上下來走出宿舍樓,兩人來到訓練場,此時場上烏泱泱的人群,身著著各種稀奇古怪服飾的人正亂鬨哄的,你推我一下我摸你一下,新人們像是來了遊樂園一樣好不快樂白燭和吳銘祁龍站在了人群的最後方“安靜!!”

宛若是巨龍咆哮般的聲音響起,所有人都被這炸雷般的聲響嚇了一跳,場麵頓時安靜了下來隻見高台之上,一名模樣柔弱的青年站在那裡,他的身後是幾座黑色高塔,哦不是,是如同黑色高塔般的大隻佬。

那聲巨吼正是其中一名大漢吼出來的“像什麼話?”

冇有動用任何超凡力量,那種宛若佇立於屍山血海中的威勢排山倒海的撲來,所有人被這股氣勢壓得麵色蒼白除了少數幾個人“你還好吧”白燭看著吳銘祁龍,後者腿部在微微顫抖,瞳孔渙散“你冇有感覺嗎?”

吳銘祁龍看著白燭,臉上寫滿了不可置信“嗯?

感覺有點吵?”

白燭奇怪道哦,媽媽,我錯了。

我不該那麼狂的,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說的冇錯吳銘祁龍欲哭無淚,我纔剛來這裡就碰到了一個怪物,那怪物還是我的室友想起上午嘮嗑時自己大氣的說要罩著白燭時,他就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白燭掃視周邊的人群,發現他們大部分都和吳銘祁龍一般臉色發白身體顫抖除了不遠處的一名綠衣少女,正是昨天自稱為青清的少女還有一名氣質桀驁的少年,他正一臉不屑的看著那些被震懾的新生們“咳咳”那高台上外貌柔弱的青年咳嗽一聲,他緩緩開口道“真是狼狽啊,天才們”“來自人類的殺氣威懾都無法承受,你們如何去抗衡罪魔?”

台下有人不服,他們齊聲道還不是你們仗著境界高超,不然我們怎麼可能會這樣?

柔弱青年冷笑“井城是信國七大城池之一,可你們這些所謂的天才也隻能耍耍嘴皮子”“現在你們麵對的是人類,可今後你們要去麵對的是扭曲憎惡的罪魔和魔人,它們會和你們講人道主義嗎?”

“你們見識過真正的罪魔嗎?”

“它們深藏於迷霧邊界之中,渴望著現實的血肉與罪孽。

你們的未來就是擋在人類第一線去與那種扭曲噁心的東西廝殺”“我們人類的未來難道要靠你們這群廢物嗎?

彆搞笑了,你們恐怕會死在自己的罪身上,甚至墮為魔人!”

新人們神色各異,有人不屑一顧,有人默默無言白燭皺眉,這說得..未免太過了一些。

場下的少年少女皆是在十五六歲就啟命成功的人物,自然會有傲氣,對那青年說的話感到不爽“他們是廢物,我可不是”先前那臉色桀驁的少年開口了,他一說話就點燃了全場的怒火“難道不是嗎?”

“說得好”那青年鼓掌“我喜歡有個性的年輕人”他輕輕揮手“既然你們說自己不是廢物,那就來證明自己吧”高台之上,一個被黑布遮攔的巨大正方形物體被掀開全場凝固,那黑佈下是一個巨大的籠子,而在籠子裡...那是一隻模樣古怪的生物,全身紫色,它酷似人形,隻是雙手的位置是兩把足足有1.5米長的巨大鐮刀它的眼皮被肉製的細線穿刺,眼睛被縫住,足足有兩米多高,西條長腿纖細,骨刺外突跟這傢夥相比,白燭之前看到的小孩罪魔看起來還真是一個小孩青年淡淡道:“一隻貪婪種的二階罪魔,對標你們的啟命,境界相同”“誰若是能把它殺死,獎勵你們十功勳和一顆罪界石”“罪界石!”

吳銘祁龍的眼睛都首了“那是什麼”白燭不解“你不知道?”

少年奇怪道“一種充滿罪的石頭,它能夠強化你的斷罪之力!

甚至讓其衍生出新的能力!”

“比如我”吳銘祁龍侃侃而談“我的斷罪之力是斬龍戧,現在我能夠斬出撕裂2.5厘米厚的高強度鋼材的戧刃,可若是吸收了一顆罪界石”“那現在至少可以提升三分之一!

在境界無法提升或提升緩慢的情況下,這是提升戰力的最好方法”“不過那東西隻有三階超凡才能使用”“原來如此”白燭點頭“我來”一名少年跳向高台,他正是先前被震懾的人之一“請”青年示意高台很寬闊,足足有上百平方米,教官們退至一邊,挑戰的少年與罪魔身處中心位置“哼!”

看著台上的人,那桀驁少年冷哼一聲“開始”青年揮手,伴隨著鐵與地麵接觸的轟鳴聲,那紫色的罪魔緩緩從籠中爬出咕嚕,少年嚥了一口唾沫。

他有些後悔了這玩意...遠看就那麼回事,可現在近近的觀察san值狂掉,少年看著罪魔紫色皮膚上的一顆顆小小突起,它的頸部全是蠕動的觸手,眼睛被線條一根根的縫住手中兩把閃著寒意的大鐮刀,身材高大罪魔拱了拱鼻子,做出輕嗅的動作哢擦,眾人隻覺雙眼一花,一道紫色身影一閃而過那少年被攔腰斬斷!

鮮血狂飆!

“我靠!”

白燭嚇了一跳,這……死人了?

雖然知道訓練營有死亡名額,可這…也太誇張了一點吧?

“咳咳”青年咳嗽一聲,他揮手,那罪魔頓時被壓在地上動彈不得。

而被腰斬的少年血液倒流,上半身與下半身重新接在了一起,完好無損,隻是身上的衣物被撕裂了青年皺眉“抬走,帶去醫務室”“本來能撐幾個回合,可內心誕生了恐懼,丟了分寸,自然隻有被一招斬殺的份”“還有誰要上?”

青年淡淡道“我來!

………”隨後又有十幾個人上去了,可看著那極其噁心扭曲的生物,他們心中還是生出幾分慌亂,在撐了幾個回合後被抬下了場“嗬!

還真是冇用”那桀驁少年忽然出聲,他嘲諷道在所有人憤怒的目光中,他輕輕一躍,踩在了高台的地麵上“我來”“在絕對的實力麵前,它不堪一擊”“記住了,我叫楊嘉葉!”

少年高高揚起頭顱噗呲!

台下的白燭捂住自己的嘴拚命讓自己不要笑出聲來他掐著自己的大腿,咱都這麼大了,就不要玩尬的了好吧?

不過他還是記住了這少年的名字“請”楊嘉葉對著青年說道青年再次解開了罪魔的束縛,那生物張開嘴,發出嘶啞的咆哮聲,裸露在外的牙齒異常尖利貪婪罪魔向楊嘉葉使出了野豬衝撞!

mi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