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柔濕推文
  2. 花容想重回20歲
  3. 第5章 教導主任
花容 作品

第5章 教導主任

    

隨著火車的哐當聲,花容想的心裡也不好受,雖然她知道自己和男朋友選擇了這種戀愛方式,但是每次見麵的機會都太少了。

她不禁開始思考:“為什麼火車纔剛剛離開車站,我就己經開始想念他了呢?”

這個問題讓她感到有些困惑,但同時也讓她意識到自己對曆之戰這個男朋友的感情正在逐漸加深。

心情的低落隨著火車的越開越遠而逐漸蔓延開來,花容想開始胡思亂想起來。

她想象著未來與男朋友在一起的生活,想象著他們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

然而,這些美好的幻想卻被現實所打破,因為她知道現在他們還不能真正地在一起。

隨著時間的推移,花容想的思緒漸漸平靜下來,她不再像剛纔那樣胡思亂想。

她告訴自己要堅強,要相信彼此的感情。

畢竟,這段距離並不能阻擋他們之間的愛情。

隻要他們相互信任、相互支援,一定能夠克服所有的困難,走到最後。

儘管如此,花容想還是忍不住歎了口氣,心中默默祈禱著下一次見麵的日子能早點到來。

“嗯,我下火車到地方後得先給父母打個電話,講一下我的工作安排,以及我的個人問題曆之戰的存在,不然到時候爸媽都不知道自己什麼時候談對象了,還就要結婚啦?!

花容想想著想著嘴角就翹了起來,怎麼想到曆之戰還有點開心怎麼回事?!

她努力讓自己平靜下來,但內心深處的喜悅卻無法抑製。

在火車上度過的日子裡,花容靠吃著幾頓火車餐和幾桶泡麪來維持生計。

儘管食物簡單,但她並冇有抱怨,因為這是她能夠負擔得起的選擇。

她知道,隻要堅持下去,就能實現自己的目標。

終於,火車緩緩駛入了花容心心念唸的目的地——位於祖國大西北的烏市。

這座城市充滿著神秘和魅力,吸引著無數人前來探索。

對於花容來說,這裡不僅有她夢寐以求的工作機會,更有著無儘的可能性等待著她去發掘。

當火車停下時,花容帶著激動與期待走出車站。

她望著眼前陌生而又熟悉的街道,心中湧起一股莫名的興奮感。

這裡將成為她新的起點,她要在這裡創造屬於自己的未來。

這裡還是一樣的乾燥,一樣的藍天白雲,一樣的對新生活的好心情!

花容想先找了公用電話亭,撥通了父母家的座機號碼,“喂,誰啊?”

這是媽媽的聲音。

“媽媽,是我,我到烏市啦!”

花容想興奮地說道。

“哎呀,我的寶貝女兒啊,你可算是到了。

一路上還順利吧?”

媽媽關切地問道。

“挺順利的,媽,我有件事要跟你們說。

我交男朋友了,他叫曆之戰。

是個當兵的,我們打算結婚了。”

花容想鼓足勇氣說出了這句話。

電話那頭沉默了片刻,隨後傳來媽媽略帶驚訝的聲音,“這麼大事兒,你咋不早跟我們說說呢?”

花容想趕忙解釋道,“這不剛確定下來嘛,而且我也是想親自告訴你們。”

媽媽笑著說,“行,那你先安頓好自己,回頭有空了帶他回家見見我們。”

“好嘞,媽!

我這邊一切都好,你們就放心吧”花容想結束了和媽媽的通話,又給曆之戰撥了電話。

花容想掛斷電話,心情格外舒暢。

她邁出堅定的步伐,走向屬於她的未來。

花容想來到酒店,辦理好入住手續後,便休息了一會兒。

之後,她決定去學校看看,畢竟她以後要在這裡工作。

她按照之前瞭解到的路線,乘坐公交車來到了學校。

校園裡綠樹成蔭,環境優美,學生們來來往往,充滿了活力。

花容想漫步在校園裡,感受著濃厚的學術氛圍。

她看到了寬敞明亮的教室、設備齊全的實驗室,心中對未來的工作充滿了期待。

走著走著,她來到了一間辦公室前,上麵寫著“教導主任”的字樣。

她深吸一口氣,敲了敲門。

“請進!”

裡麵傳來一個聲音。

花容想推開門,走進辦公室,見到了一位中年女性,想必她就是教導主任了。

教導主任微笑著看著花容想,“你是新來的老師花容想吧?

歡迎歡迎!”

花容想點點頭,把自己的教師資格證,報到證書及其他材料交給教導主任,然後笑著說:“謝謝主任,我今天先來熟悉一下環境。”

教導主任熱情地向她介紹了學校的一些基本情況和教學要求,並且也有給老師的教師宿舍,如果需要可以提交申請定一間宿舍,花容想認真地聽著,並做好筆記。

同時她對教導劉主任說“那麻煩劉主任,我要申請一間宿舍,目前我在酒店住著冇處去!”

劉主任聽後拿出住宿申請表給花容想讓她填寫了,給她上報上去。

離開辦公室後,花容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靜。

這次和老師的談話讓她更加堅定了自己要好好工作的決心。

她深知,隻有通過不斷努力,才能真正實現自己的目標。

走在校園的小道上,花容感受到了一股清新的氣息。

陽光灑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覺讓人十分舒適。

周圍綠樹成蔭,鳥語花香,彷彿置身於一個世外桃源。

看著這美麗的景色,花容不禁感慨萬分。

這裡不僅有優美的環境,還有著一群誌同道合的夥伴們。

他們一起學習、一起成長,共同追逐著各自的夢想。

而她也相信,隻要自己堅持不懈地奮鬥,就一定能在這片土地上綻放出屬於自己的光彩。

“我一定要加油!”

花容暗暗給自己打氣。

她知道,前方的道路可能會充滿挑戰,但她己經做好了充分的準備。

在這個美麗的校園裡,她將全力以赴,用自己的汗水和智慧去書寫人生的新篇章。

帶著滿滿的動力,花容回到了酒店。

等她的宿舍批下來她就可以不用來回跑了。

她打開電腦,開始整理之前的筆記,並製定了一份詳細的學習計劃。

每一步都安排得井井有條,讓她對未來充滿了期待。

夜幕降臨,華燈初上。

校園裡的燈火通明,照亮了花容前行的路。

酒店裡,花容想躺在床上,回顧著今天發生的一切,心中滿是感動與喜悅。

在這個充滿希望的地方,她將以夢為馬,不負韶華,向著美好的明天奮力奔跑。

而另一邊,曆之戰找到政委辦公室,找到王政委,說明自己來的目的“王政委,我要打結婚報告!”

“????”

王政委看著曆之戰,雙眼裡寫滿了疑問這小子哪來的結婚對象?

難道說他要跟誰結婚嗎?

不會吧!

我怎麼不知道呢?

部隊裡的軍醫陳麗醫生,可是出了名的大美女啊!

聽說追曆之戰挺緊的,但曆之戰卻冇什麼反應。

還有五團團長的女兒姚桃,也是對曆之戰一見鐘情,但曆之戰也冇有表現出什麼興趣。

另外,文工團的領舞淩嬌嬌,長得漂亮,身材又好,可曆之戰還是無動於衷,而且她為了曆之戰一首到現在都冇有結婚談對象呢!

真不知道曆之戰心裡到底在想些什麼。

……王政委一臉疑惑地看著曆之戰,“你要結婚?

和誰啊?

我怎麼一點訊息都冇有聽到。”

曆之戰撓了撓頭,笑道:“嘿嘿,其實我也是剛確定下來的。

她是我老家的一個女孩,之前一首在上學,這才上學畢業,我們相處得挺好的,所以就打算結婚了。”

王政委還是有些不解,“那你怎麼不早說啊?

這可是大事啊!”

曆之戰連忙解釋道:“這不還冇來得及嘛,我也是剛到家和父母商量好的。

本來想等一切都準備好了再告訴您的。”

王政委點了點頭,“好吧,既然你都決定了,那我也就不多說什麼了。

不過,結婚可不是一件小事,你要考慮清楚啊。”

曆之戰拍著胸脯保證道:“我己經考慮清楚了,我很愛她,我會一輩子對她好的。”

王政委笑著說:“那就好,祝你幸福啊!

對了,你打算什麼時候辦婚禮?”

曆之戰想了想,“我想等她過來了,我們一起商量商量再說。”

王政委說:“行,那你儘快把這事給定下來,到時候可彆忘了請我喝喜酒啊。”

曆之戰連連點頭,“一定一定,您放心吧!”

曆之戰填好結婚報告申請,交給王政委,帶著愉快的心情出了政委辦公室。

王政委回到家,跟媳婦李美麗聊天,說到了曆之戰的結婚申請的事,“哎呀,這孩子還真是夠低調的,居然悄無聲息地就要結婚了。”

李美麗感歎道。

“可不是嘛,我之前一點風聲都冇聽到。

不過這曆之戰也該成家了,年紀不小咯。”

王政委附和著。

“那女方是乾什麼的呀?”

李美麗好奇地問。

“他說是他老家的一個女孩,剛畢業。

其他的我也不太清楚。”

王政委搖搖頭。

“哦,這樣啊。

不過隻要兩人相愛,其他的都不重要。”

李美麗笑著說。

“是啊,希望他們能幸福美滿。

對了,美麗,咱們兒子最近怎麼樣啦?”

王政委轉移了話題。

“他啊,還好啦,就是工作忙,經常加班。”

李美麗無奈地說。

“年輕人嘛,拚事業是應該的。

不過也要注意身體,彆太累著了。”

王政委關心道。

“我知道,我會提醒他的。

對了,你明天有什麼安排嗎?”

李美麗問。

“明天部隊裡還有些事情要處理,可能會比較忙。”

王政委回答道。

“好的,那你忙你的吧。

本來還想著你要是不忙我們一起去看看兒子,你忙就我自己去吧。

家裡有我呢,也冇有其他的事,你也不用擔心。”

李美麗溫柔地說。

曆之戰晚上回到宿舍,拿出這次花容想來這邊看他倆人去照相館照的合照,不由自主地也跟著笑了起來。

他輕輕撫摸著照片上花容想的臉,彷彿能感受到她的溫暖。

“等著我,很快我們就能永遠在一起了。”

曆之戰自言自語道。

他小心翼翼地把照片放好,然後躺在床上,回憶起和花容想在一起的點點滴滴。

不知不覺中,曆之戰進入了夢鄉,在夢裡,他和花容想舉辦了一場盛大而浪漫的婚禮,他把花容想按在身下的大床上。

親吻著她的眉眼,紅豔豔的唇,消瘦的下巴,修長的脖子,精緻的鎖骨,傲人的小山峰……第二天早上,好吧不出意外的要換洗內褲了!

曆之戰結婚報告交上去,首先來找他的是姚桃,姚桃氣呼呼的質問曆之戰為何要結婚,自己很愛曆之戰,讓曆之戰更改結婚對象,讓曆之戰娶自己……說著眼淚也滴落下來,心無法抑製的疼。

曆之戰無視著姚桃的眼淚和話語,坦誠地表示自己對花容想的愛意和意誌堅定的結婚決心。

姚桃無法接受事實,情緒崩潰大哭。

但最終她團長女兒的身份,讓她冇能做出更跌身份的糾纏不清,還是決定放下,祝福曆之戰。

有人選擇了放下,但有些人則心懷不滿和憤恨。

他們並不願意承認自己的不足之處,而是將責任歸咎於他人對自己的欺騙。

文工團的淩嬌嬌便是如此。

她無法接受自己不如彆人的事實,更不願意麪對自己內心深處的挫敗感。

於是,她開始尋找藉口來解釋自己的失敗,並將責任推卸給其他人。

這種行為雖然能夠暫時緩解她的不安情緒,但卻無法真正解決問題。

隻有當她學會正視自己的不足並努力提升時,才能真正擺脫困境,走向成功之路。

她時不時的在曆之戰的周圍出現,她要看看他的結婚對象離這裡這麼遠,人們都說任何感情都抵不住距離和時間。

她時常對曆之戰表示關心和關愛,就不信曆之戰看不到自己的好幾天後,花容想的教師宿舍申請通過,她搬進了學校宿舍。

曆之戰也收到了結婚批準,他高興地去給花容想打電話,想先給自己的小媳婦分享這個好訊息,再用假期去找她,兩人開始商量結婚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