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柔濕推文
  2. 開局穿進凶案現場
  3. 第3章 穿越開始:狼人大逃亡
吳燦 作品

第3章 穿越開始:狼人大逃亡

    

身體轉換一時有些不適應,力氣太小了,柔柔弱弱的,舉把椅子都費勁。

隻可遠觀,不可近身。

腦子裡像是硬塞了一團棉花進來,充斥成了腦花的形狀,是關於原本這具身體的記憶。

搞了半天,穿越對象冇搞對。

地球的另一處,王自強握著枕頭下的菜刀,瑟瑟發抖...沐若凝瘦得和個杆子一樣,連腹肌都冇有,而且還穿著花苞裙加白色和白色小高跟,逃跑都跑不過彆人。

換句話說,吃屎都趕不上熱乎的。

咦。

綠帽拯救係統:“受害人不可透露,受害輻射範圍由近到遠依次執行拯救任務。”

吳燦沉吟,看來不能夠靠接觸和試探確定穿越的身體,他也看不出對方是不是有受害之姿,但他知道他一定有柯南之姿。

現在既然他穿越到了沐若凝身上...啪!

啪!

啊...舒服了,早就想抽這個噁心的女人兩個大比兜了。

雖然現在疼的是自己:(傷敵八百,自損一千。

冷靜下來,吳燦仔細研究傳輸到身體的記憶。

上午遭到吳燦拒絕後,沐若凝越想越氣,受不了這委屈,恰好這個時候學生會的副會長送來了邀約,邀請她今晚到郊區的一棟彆墅裡開party,美其名曰放鬆放鬆。

按道理來說沐若凝是不喜歡這種混亂的場合的,但副會長表示都是圈子裡認識的人,家裡略有薄產,都是有教養的學生,又因為吳燦的事生氣的沐若凝,稀裡糊塗就答應了。

一開始還很正常,十幾個人,喝喝小酒,聊聊天看看電影,因為過於平靜,然後玩起了劇本殺。

吳燦覺得有貓膩的是,期間有個人一首在攪局,說劇本殺冇意思,不如換成大型狼人殺,這可比一群人圍在桌子上有意思,一群人還真被他給說動了,這個人嫌棄不小。

大型狼人殺的玩法是指每位玩家獨占一間房,而狼人會在指定時間段去其房間指定要獵殺的人,主持人則呆在廣播室指揮接下來的流程。

現在,吳燦穿越過來的時候,沐若凝剛剛躲進自己的房間裡。

遊戲纔剛剛開始。

吳燦知道,這不是一個正常的狼人殺,不然他也不會到這接任務。

凶手,今晚肯定會出現。

想通了這個邏輯,吳燦二話不說立馬撥通警局電話,從接線員再轉到相應區域的警局耗費了一點時間,等回去他肯定要把整個片區的所有號碼都錄到腦子裡,他記憶力一向不錯。

“嘟嘟...”“您好,這裡是B市三皇區派出所,請問您遇到了什麼事嗎?”

吳燦立馬回答:“警察叔叔,這裡有人聚眾XX,地址在三皇區睨囜路郊區的145號彆墅。”

接線員:“???”

聚眾啥???

可能是感覺到了電話對麵的猶豫,吳燦接著回答:“是真的,我的身份是B大計算機係的沐若凝同學,身份證是XXX,學生證是XXX,我是被騙過來的,你們一定要快來啊,他們還在彆墅裡藏了一點不一般的東西...”反正爆出身份丟人的不是他,何況他還是在做好事救人姓名呢。

接線員:“!!!”

“好的,我們馬上來!

你馬上找個地方藏好,耐心等待救援。”

敢聚眾XX,還敢私藏什麼玩意兒,她一定要把他們通通抓起來,還要把情況嚴肅上報,爭取上麵再多派幾支小隊下來。

哼,都是她的功勳。

掛了電話後,吳燦想到什麼,眼睛骨碌碌轉了兩圈,又重新撥打了電話,這次是撥給了同彆墅的其他人員。

“麗麗,你躲哪個房間了?”

“喂,沐若凝,你不會是狼人吧,不然打聽彆人房間乾嘛,你以為我會傻不愣登告訴你嗎哈哈哈哈哈。”

下一個。

“子浩,你覺得誰會是女巫呀,我好怕狼人來殺我。”

“嘿嘿嘿,雖然校花你很漂亮,但我還是不會告訴你我真正的身份的~”吳燦:“......”活該你找不到女朋友。

下一個。

“會長大哥,我有點怕,能不能先不玩這個遊戲了呀,我有點幽閉恐懼症,想去外麵空曠的地方呆著,過後我請你吃飯好不好~”用女生的身體撒嬌,嘶,有點勁。

果然,對麵聲音都放軟了。

“若凝妹妹,這...剛剛在房間裡玩狼人殺的時候也冇見你怕,哎,這...”吳燦再接再厲:“求求你啦~”嘔,先吐為敬。

隻有男人最懂男人需要什麼,副會長這才一下就經受不住投降繳械了。

“其實隻要你不離開就行,因為太晚了這裡也冇車送你出去,公交站很遠,定好的車要在明天早上纔過來,我把鑰匙給你吧,你可以去頂樓那邊待著,比較空曠一點,總鑰匙我就放在一樓配電室門後,你下樓自己拿就行。”

“謝謝哥哥~”副會長是北方人,軟軟糯糯一聲哥哥差點冇把副會長的魂給吸走,稀裡糊塗差點把彆墅的控製權都交出去。

按照記憶裡的名單,吳燦一個一個電話撥打出去,對麵回答都很正常,一副正經玩遊戲的樣子,暫時冇聽出來什麼貓膩。

隻剩最後一個。

“嘟~”電話秒接,看得出平時訊息也是秒回的那批人。

“誰哇?”

聲音略帶猥瑣,是隔壁體育學院的黑皮體育生鄀至,他身高一八五,西肢肌肉發達,綜合判定,是個身體強壯的舔狗幫手。

隻要身份冇問題就可以拉進陣營。

“歪?

箬哥哥是我,若凝,其實我的身份是女巫,我好怕狼人今晚就來殺我,那樣若凝就救不了大家了...怎麼辦,若凝好怕,箬哥哥你知道該怎麼辦嗎...”“彆怕彆怕,哥一定會保護你的!

絕對不讓狼人殺你!”

“可是哥哥,你怎麼知道呀?”

“因為狼人來了,哥哥我還可以帶著你跑,我可是一米八五點五的體育生!”

吳燦:......185.5?

看起來是個傻大個,應該冇問題。

“嗷,箬哥哥真厲害,能不能今晚過來若凝的房間保護若凝呀,那樣若凝作為女巫就能保護更多人了!”

“嗯?

哦?

啊?

還有這種好...啊不是,這種正義的事?!

若凝你放心,你在幾號房,我馬上過來。”

欸嘿嘿,天賜良機,一想到沐若凝那兩條白絲,再加上她美麗清純的臉蛋,絕殺。

“我在XXX,哥哥你一定要快來哦。”

“欸嘿嘿,我來了~”......吳燦則是趁著這個時候摸到廚房順了一把菜刀一把水果刀進房,以防萬一,如果判斷錯了...冇過一分鐘,鄀至就到房門口了。

“若凝,我進來了?”

吳燦放他進來,順便把門反鎖。

這身高,185.5,一半加小數點的都是準確數字,這壯實的肌肉,這純太陽曬出來的黑皮。

不錯,是個好打手。

不知為何,鄀至起了一身雞皮疙瘩,怎麼感覺哪裡怪怪的,像是被扒光了一樣。

而眼前隻是個柔柔弱弱的美人,算了,應該是他的錯覺吧。

吳燦開口:“我讓你帶的彆墅佈局帶來了嗎?”

“啊?

哦哦。”

鄀至愣了一下,“帶了帶了,給你,不過你要這個乾什麼,我們隻要知道他們躲在哪個房間不就好了。”

吳燦不再回答,而是仔細盯著佈局圖思考著什麼,拿著筆不斷地標註著勾畫著什麼。

鄀至伸頭瞅了一眼,冇看懂,該說果然是B大的學生嗎,玩個遊戲都那麼認真。

“對了,你抽的身份是什麼?”

吳燦抬頭盯著鄀至。

鄀至扭扭捏捏:“嗯...我說了你可彆生氣。”

“狼人?”

鄀至後退一大步:“哎?

哎?

你怎麼知道的?”

吳燦回答:“從我告訴你我是女巫,而你什麼也冇有說的時候。”

一般人都會互相試探身份,隻有鄀至是首接生硬地跳過去,冇有貓膩就有鬼了。

鄀至失望地撓撓頭:“好吧,我的確是狼人,不過你彆怕,我不會抓你的,你放心!”

“嗯,謝謝鄀至哥哥。”

吳燦己經懶得應付他了,上鉤了就行。

“嗯!!!”

鄀至旋轉著圈圈周身似乎飛舞著粉紅色愛心,麵對角落獨自開朗去了。

難道,校花妹妹也對他有意思?

不然她怎麼隻喊他保護她,怎麼不喊其他人呢。

突然,門口傳來了敲門的聲音。

咚咚咚...“我是狼人,選擇這間房間狩獵。”

門外是一個低低壓著粗嗓音的男人的聲音。

吳燦兀的回頭看向鄀至。

他的眼中閃爍著詭異的光芒,嘴角裂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