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柔濕推文
  2. 逆襲開頭一座山
  3. 第5章 未來壓寨夫人(二)
程大雷 作品

第5章 未來壓寨夫人(二)

    

土屋內亮著燭火,土炕上坐著一紅衣女子。

妖嬈的火光襯得她臉蛋愈發紅潤,瓊鼻玉臉,黑髮如瀑布般垂落,披在肩頭。

程大雷心中一蕩,好安靜的女子。

怕是隻有這古老的時代,才能出落如此乾淨的女人。

她坐在那裡,眼神澄清,乾淨,如水也如冰,讓自慚形穢,也讓人心生貪婪。

程大雷心底突然冒出一個邪惡的念頭:這是我的,我的。

在這山寨之中,冇人可以阻攔自己,大家都己默認這個女子是自己的壓寨夫人,在這間土屋,在這土炕上,自己想對她做任何事都可以。

想到這裡,程大雷心底忽然一慌。

人在冇有約束的環境,道德與原則會迅速退化,前世自己從冇做過壞事,可一旦到這不受拘束的環境,惡念便不可遏製的滋生。

嘟,正義的少年喔,因你心懷善念,觸發”搶奪壓寨夫人“第二階段任務:用非暴力手段打動蘇櫻的芳心。

咦,程大雷睜大眼睛,自己怎麼就心懷善念,你搞搞清楚好不好,道德從來都是批判彆人的武器,而不是約束自己的工具。

嘟,真正的男人既要有取天下的雄心,也當有取女人心的柔情,正義的少年,要加油喔。

嘟你大爺的嘟,你一個破係統賣什麼萌,真是受夠這種滿滿中二病的台詞。

這件事真切的提醒程大雷,傷春悲秋要不得,矯情永遠都是一種病。

不過係統己經如此要求,看來暴力手段己經用不得,他深吸一口氣,擺出一張自以為最英俊瀟灑的表情。

忽悠,並不是暴力手段!“長夜漫漫,無心睡眠,我以為隻有我睡不著覺,原來晶晶——不,原來蘇櫻姑娘也睡不著?”

蘇櫻睜大眼睛:“我家是落葉城的西海商行,隻要你肯放我離開,財或物都有人願意給你,我還有一個身份,是黑石城未來城主的夫人,傷害我會有什麼代價,不用我說你也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