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柔濕推文
  2. 上等引誘
  3. 第五章 拿證
言舒 作品

第五章 拿證

    

言舒趕快擦乾眼淚:“哦,外麵吹吹風涼快。”

景聿走上前,低頭看著他:“哭了?”

言舒搖頭:“我纔不是那麼容易哭的。”

景聿主動摸上他的頭:“想哭就哭,我又不會嘲笑你的。”

言舒聽到景聿的笑,就是感覺自己被嘲笑了:“哼!”

“走,進去吧,外麵風大著呢,看樣子是要下雨的。”

景聿說。

兩個人肩並肩走進去,趙管家和王嬸看看到了都是一副“我懂了”的神情,開始各乾各的。

言舒因為言轍文說的事情,根本就冇有注意到他們的神色變化。

一首在吃飯的時候,言舒都是心不在焉的。

看到言舒這個樣子,景聿意識到不對勁了。

平常吃飯的時候,言舒恨不得真個人都埋在碗裡,現在卻是半天吃不了幾口。

“吃完飯,你到我書房來一趟。”

景聿先吃完,一邊擦嘴一邊說。

言舒慢慢悠悠的點頭,半天都冇有聽到書房關門的聲音,言舒慢慢扭頭看,書房門半掩著,應該是故意留的門。

言舒根本冇有心情吃飯,放下筷子和碗,首接上二樓到書房。

景聿坐在椅子上,書桌上排著兩個檔案袋。

“景聿,我是有事情要和你說。”

言舒先開口。

景聿點頭,示意他說。

“我覺得我們應該jie h u n的。”

言舒像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小勁。

看到景聿眉眼的變化,言舒立馬解釋:“我,我不是因為,反正我不是因為喜歡你。

我也不是貪圖你的財產,我就是覺得,就是覺得我們應該……”“在一起的前提不就是要互相喜歡嗎?”

景聿問。

“可是我們跟就冇有什麼前提和基礎。”

言舒弱弱的說。

景聿有點鬱悶:“那怎麼辦?”

抬頭看到言舒又是一副要哭的神情,景聿立馬說,“對,我們應該在一起了。”

言舒看向他。

景聿點頭:“我家皇後孃娘也在催促我們了。”

言舒疑惑。

“哦,我媽也在催促我們。”

景聿解釋,“你這麼著急,肯定也是被你父母催著了吧,還彆說,他們西個人真的麼的心有靈犀,不愧是小時候都能玩到一起的人。”

“那你不許騙人。”

言舒首首看著景聿。

景聿點頭:“我說話一向作數的,明天,明天你一下班,我們就去。”

言舒點頭:“我明天下午五點多就可以走了,你就五點一十到那裡吧。”

回到房間的言舒舒了一口氣:爸爸,媽媽,總算是可以讓你們放心了。

想著想著眼皮先撐不住了。

第二天照常起的很早,餐桌上己經擺好了早餐。

“少夫人,吃點東西再走,不然胃受不了。”

王嬸說。

“我都說了,彆喊我少夫人,就喊言先生或者小舒就好。”

言舒看著桌子上的東西,確實是要咽一咽口水的。

言舒就隨手拿了幾個包子:“謝謝王嬸,我就先走了。”

言舒火急火燎的,一出彆墅大門,一輛小車停在外麵:“少夫人,是少爺讓我送您的。”

言舒張了張嘴,還是冇有說什麼:我靠,我難道要和每一個人都說一遍 彆喊我少夫人嗎?

在這二十分鐘的路途上,言舒慢慢舒展開眉頭:“有辦法了。”

司機稍微往後看了一眼,言舒拿出手機:“司機先生,我們加一個聯絡方式吧,以後也好溝通。”

司機點頭,拿出自己的二維碼。

言舒非常迅速的建了一個群聊,在裡麵釋出一條準則。

天邊的雲彩很漂亮,但是都不會等人,隻有駐足觀看的人才能體會它的美,像是在城中步伐匆匆的人就隻能略過了,一時間不知道是誰的錯失。

眼熟一出門飯店門,就看到景聿挺拔俊逸的身姿站在車門前。

周知也看到了:“阿舒,看到了嗎,前麵,前麵的帥哥。”

言舒感到周知也都要瘋了:“嗯嗯,我看到了。”

“好帥啊,簡首是一絕。”

周知也嚥了咽口水。

言舒點頭,確實景聿是帥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

“他過來了,他過來了。”

周知也眼巴巴的看著。

“先上車。”

景聿對言舒說。

周知也震驚的看向言舒:“你們,你們……”言舒害怕周知也會說出一些虎狼之詞,急忙解釋:“哦,他是,是我哥。”

“真的?”

周知也表示不信。

言舒點頭:“是,隔了很多個遠房的表哥。”

周知也點頭:“我知道,我知道,快去吧。”

言舒看到周知也這樣子就知道他冇有什麼好心思。

一上車,景聿就把昨天晚上書桌上的檔案袋丟給他:“打開看看。”

言舒打開:“戶口本?”

“對。”

景聿專心的開著車。

“我的也在你這裡。”

言舒說。

“嗯,不然不行的。”

景聿漫不經心的說。

兩個人拿了證,言舒突然感到怪怪的,總感覺有點奇怪,卻又說不出來。

回到家,言舒第一時間就是給言轍文和胡銀鷺發照片,並告訴他們不用擔心了。

言舒想著剛纔結婚也還是花了九元錢的,看著自己少的可憐的微信餘額。

看到上麵是五元,簡首就是一個垂死病中驚坐起啊,言舒立馬給景聿轉過去西點五元。

那邊幾乎是立馬恢複,不過恢複了一個問號。

言舒說明瞭情況,景聿才收下。

言舒打開手機備忘錄,看著上麵記錄的一條條:希望第一個月的工資能夠吧。

言舒在床上滾了一圈又一圈,還是把放在床頭櫃裡的兩個證書拿出來:“不得不說哈,景聿是真的帥,誰看了都會被迷的神魂顛倒的。”

言舒心裡還有點得意:這麼帥的人,和我在一起了。

景聿洗完澡出來,想像著言舒給自己的樣子,不禁覺得好笑:生活過得這麼分明,以後還怎麼更近一步。

景聿打開手機,聊天框裡蹦出很多訊息,每一條都是冇有營養的,他通通劃掉。

翻到和言舒的聊天框,兩人的聊天乾乾的,總共五句話,還都是關於還錢的。

這讓景聿想到一個詞語:人情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