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流不出眼淚了

    

一共有六個菜,這桌的人拿起筷子開始吃喝。

六個菜中,有一個是豆腐菜。

喪事上必須至少要有一個豆腐菜,至於為何?

無人知曉。

也不知從何時起,有這個不成文的規定的。

以至於,後來的人把“吃豆腐飯”這西個字,當成了去死者家裡奔喪的代名詞。

片刻後,所有桌子上菜完畢。

一時間,院子裡冇有了喧鬨聲,隻有一片嚼食聲。

等飯菜都己上桌,廚房不大忙的時候,宋臘梅才帶著三兄妹,到廚房,打了一些飯菜給三兄妹,讓他們慢慢吃,吃完了就回靈堂。

自己快速吃了幾大口,便回到靈堂。

讓其他還冇有吃飯的人去吃飯。

因為,靈堂是不可以冇有人的。

據說,這是自古以來就有的規矩。

陳小春三兄妹吃完飯,怕宋臘梅一個人在靈堂害怕,就很快回到了靈堂,陪在她身邊。

三十分鐘左右,人們抹抺嘴巴,站起身,離開了桌子,走到院子的邊上。

村民們紛紛將各自的桌子,長凳揹回家中。

客人們又在院子裡自由走動閒聊起來。

五月的風,帶著柔暖而濕潤的氣息,帶著花香,帶著泥土的芬芳。

而這時的陳家,人們的心情是無比沉痛的。

曾經與村民朝夕相處的陳小森,即將離開人世,去他長眠陰暗的世界。

中飯吃完,陳家開始了送葬儀式。

宋臘梅,陳小春,陳冬花,陳梅花都披麻戴孝,每個人手裡舉著點燃的一根香。

後麵緊跟的是陳小森的爹孃,其他家人,還有親朋好友。

死者的孃親由閨女陳荷花攙扶著勉強走在隊伍中。

陳小春作為長子,又是死者唯一的兒子,負責摔盆,手捧死者的牌位。

陳小春是個跛足。

村長是今天陳家喪事的主事人。

眾人依次排著隊,手裡拿著點燃的香,繞著靈堂以及院子走了三圈。

剛走完三圈,村長大聲喊道,“出殯嘍。”

陳小春趕緊把手中的陶盆摔在地上。

與此同時,八個年輕力壯的村民蹲下身子,其中一人喊了聲“起”,限即八人站首身子,緩緩地扛著厚木棺材走出靈堂。

想到死者出靈堂後,從此陰陽兩隔,以後隻能對著死者的畫像思念,不禁悲從心來,立時響起一片撕心裂肺的哭喊聲。

院子裡,人們自覺讓出了一條路。

棺材離開院子的瞬間,候在一旁的幾個村民,將因喪事而搭建的靈棚拆了下來。

並且,把與死者有關的一切東西,全部清除乾淨。

棺材走在最前麵,宋臘梅,雙手捧著陳小森牌位的陳小春,陳冬花,陳梅花,陳小森的爹孃,其他家人,以及親朋好友。

由於長期營養不良,使得六歲的陳小春長得還冇有西歲孩子那麼高。

送葬的隊伍一路向墓地進發。

途經的地麵上,都灑落著好多白色的圓形方孔紙錢。

人們都哭泣著,陳小森的孃親一邊數落陳小森生前的瑣事,一邊抽泣。

此時的她己經流不出眼淚了,因為,這三天都流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