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柔濕推文
  2. 仙醫許楠
  3. 第5章 傳承秘技
許楠 作品

第5章 傳承秘技

    

煉丹台上,丹師的手法是最不容半點虛假的。

明眼之人,隻需觀一爐丹成,便能評判出一位丹師的修為深淺。

靈脈接續之術在煉製仙丹時,或許僅是其中微不足道的一環,但在療傷丹道,卻是最為關鍵的技藝。

療傷丹師最常處理的是斷肢重生,**重塑等,而技術難度登峰造極之處,便是靈脈接續術。

康久亮在雲華仙院,親手煉製了數百爐丹藥,觀摩的丹程亦不下百次,但若論行雲流水,韻律天成,秩序井然,籌謀周全,許楠此刻的施為,堪稱其一。

康久亮不由地凝視許楠良久。

傳聞中的劍眉星眸,大約描繪的就是這般仙風道骨的模樣——哎,觀人貌相,分明是個初出茅廬的丹道學徒啊。

康久亮難以想象,他是如何修煉出如此高超的手法。

再簡單的丹道技藝,要達到極致,皆非易事。

靈脈接續術在技法層麵,確乎不算什麼,用的不過是最為基礎的單間斷續接合,聞其名便知此術之簡樸。

任一人,細授一課,稍加演練,便能掌握此術,換作靈視鏡,不過是多習習慣而己,技藝本質並無二致。

然而,這門技藝要修煉至境,該有多難?

康久亮僅為了練結丹,便結出了一幅門簾。

設想以靈絲編織毛衣,織出一幅門簾般的钜作,需耗時多久,傾注多少心力?

煉丹結丹遠比那更為繁瑣。

即便如此,康久亮也未能即刻成為療傷丹道的主煉。

康久亮能有今日的修為,那是曆經數百次斷肢重生的煉製,方磨礪而出。

不說彆的,每日能供斷肢以煉,己非易事。

遍觀九州,能獨立設立療傷丹道的仙院,大多坐落於曆史悠久的工業仙城。

因為工業法寶最易造成斷肢之傷。

雲華城中林立的私營仙器坊,在不斷創造經濟價值的同時,也不可避免地引發了工業仙災。

被鋒利的仙器斬斷肢體的工匠,皆需以最快的速度,送至附近的大型仙院。

雲華仙院起初並未有意建立療傷丹道,然而,隨著工業規模的擴張,仙災頻發,無論雲華仙院願不願意,都不得不壯大療傷丹道。

自五歲起,康久亮便隨雲華的私營仙器坊一同成長,成為了一名療傷丹師。

經他手治癒的眾多修士,至今仍能自如操控精密仙器,皆得益於他精湛的丹道技藝。

康久亮對此亦是頗為自信。

他也十分清楚,自己能有今日的結合技藝,或許天賦占有一席之地,但最主要的,還是不懈的努力,有高人指點,練得足夠,有充足的煉丹量。

前兩者,眼前的丹道學徒許楠,或許具備。

但康久亮絞儘腦汁,也無法理解,缺乏足夠的煉丹量,這學徒是如何修煉成功的?

“康師,己完成。”

許楠放下器具,略感不適地活動了兩下腕關節。

對他而言,新手大禮贈送的“宗師級靈脈接合法”同樣出乎意料。

在以靈果練習時,他還隻覺係統所授接合法極為高強,但究竟強到何種地步,許楠並不太確定。

剛纔的嘗試,則讓許楠心中略微有了底。

依他從係統所得的接合知識判斷,“宗師級靈脈接合法”,顯然超越了康久亮的接合水平。

康久亮的接合技藝,在療傷丹道中己屬一流,而專攻接合的療傷丹道,又是雲華仙院接合領域的翹楚如此觀之,宗師級靈脈接合法賦予的,確實是宗師級的技藝。

“接得很好。”

康久亮的話語,打斷了許楠的沉思。

“多謝。”

許楠淡然一笑。

他的確結合得非常出色。

“你之前在哪家仙院實習?”

康久亮明知門外有上百名學徒,能聽見二人的對話,仍是忍不住問道。

這也是唯一的合理解釋。

許多丹道學徒都喜歡在寒暑假期,前往仙院實習。

儘管多數工作僅是表麵的程式**務,比如撰寫丹方、跑腿等,但也有人能學到真功夫。

若是天賦異稟,勤勉不倦,善於總結,效率驚人,經曆數十上百次的煉丹,也有練就高超技藝的可能。

許楠依舊輕輕搖頭,道:“我隻是偶爾在家中開設的仙醫館幫手。”

此言一出,康久亮對淩家小仙醫館頓生敬畏,問:“貴家仙醫館喚何名?”

他心中己列出一係列知名私立仙院和高階仙醫館的名稱:常庚仙院,華博仙診,友麗仙生許楠道:“下溝仙醫。”

康久亮低頭審視自己的雙手,忽然對自己長久以來的認知產生了動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