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柔濕推文
  2. 月下孤影之嫦娥征婚
  3. 第5章 仙子喝多了
嫦娥 作品

第5章 仙子喝多了

    

二郎神,楊戩!

前些日子,在下界的蜀地,誅殺了八個危害西方的大妖怪,當地百姓為感謝他,修建廟宇日夜供奉,功績飆升當季第一!

所以今年有幸來參加蟠桃會。

隻是,帶著寵物參加蟠桃宴,也隻有他敢了!

“唉,舅舅是天帝就是好啊!”

嫦娥旁邊的女仙,小聲的感歎一句。

他就是王母娘娘說的天帝的外甥?

嫦娥仔細的看了他兩眼,有些眼熟,一時有些想不起來在哪裡見過,目光難免就多停留幾秒。

要說,這二郎神的外形,和天蓬真君不相上下,都是身材高大魁梧,容貌英俊瀟灑型的。

但是,二郎神給人的感覺,就比天蓬真君更靠譜。

不知是因為他的寵物哮天犬,還是因為他的身份。

“楊戩,趕緊落座吧!”

西王母娘娘讓他坐下,然後就宣佈宴會開始。

楊戩一坐下,就感受到了對麵女仙們的注目禮。

他將哮天犬安撫好,讓其蹲在座位的一旁,抬頭看向對麵,正好看到嫦娥注視著自己。

兩人的目光毫無預兆的碰在一起。

楊戩大方的一笑,反倒嫦娥有些尷尬,不好意思的將目光避開了。

坐在嫦娥前後左右的女仙們,本就關注著二郎神,自然注意到了這一幕。

一些受碧霄仙子言論影響的人,便開始撇嘴點頭,一臉果然如此的表情。

礙於王母娘娘和天帝在,眾人隻能互換眼神,各自心底腹誹。

這時,七仙女端著蟠桃進來了。

大家的注意力暫時被蟠桃給分走了。

但嫦娥卻依舊感到如芒刺背,因為小七一進殿,就拿眼神瞪了自己好幾眼。

她知道是因為身上星光裙的問題,卻想不到小七如此在意,看來自己得想個辦法彌補一下她。

就在她思索該送個什麼東西,才能讓其高興時,玉兔用手肘拐了拐她,給了她一個眼神示意。

此時,七仙女們正在對麵男仙處分發蟠桃,小七從自己的托盤最底下掏出一顆蟠桃,放在了楊戩的桌上,一臉笑意,嘴唇微動,好像還說了句什麼。

嫦娥突然想起,那天從瑤池出來碰見七仙女們摘桃回來,小七對她說的話。

心底一下明白了,想來這裙子,小七是準備穿來給楊戩看的,難怪她要如此生氣了!

嫦娥當即扶額,覺得有些頭疼,這事兒,看來自己還不好解。

可更令她頭疼的是,酒過三巡後,王母娘娘讓她跳一曲霓裳羽衣舞。

這事兒還真被玉兔說中了,王母娘娘給她這裙子,就是為了讓她今日表演的。

她知道,一定是王母娘娘還在為之前的事愧疚,所以在得知自己的征婚意願後,想讓自己在蟠桃會上驚豔西桌,有助挑得如意夫婿。

可是,她並不想在這種場合引人注目!

而且還穿著小七想要的星光裙。

但她知道推脫不了,隻好先答應了。

然後在起身的時候,假裝不小心打翻了琉璃杯,那杯裡的瓊漿玉露倒在了桌上,再流到桌邊,滴到了裙子上。

如此一來,她就跳不了了,隻好跪下告罪!

西王母一眼就看穿了,有些怒其不爭的看著嫦娥,但不等她開口說話,一旁的天帝先出了聲。

“嫦娥仙子想是喝得多了些,既然汙了衣服,就先退下吧~”嫦娥低頭再次告罪,然後謝恩出了瑤池。

出來走了多遠,玉兔就埋怨了多久。

“仙子,你今天怎麼回事?”

“多好的機會!

你就這麼白白浪費了!”

嫦娥微蹙著眉,垂首隻認真走路,並不答她話。

玉兔自言自語說了一陣,才發現嫦娥有些異常!

“仙子?”

“仙子在想什麼?”

嫦娥回神,下意識的答道:“你有冇有覺得二郎神有些眼熟?”

“二郎神?

楊戩?”

玉兔瞪大了雙眼,眼神從不解變成驚喜。

“仙子莫不是看上了他?!

難怪你盯了人家好幾次!”

嫦娥歎口氣,“不是…”可她話冇說完,後麵就傳來叫她的聲音。

“嫦娥仙子!

等一等!”

嫦娥和玉兔回頭,看到小七追了上來。

“小七?”

對於嫦娥來說,七仙女算是她的表妹,雖往來不算特彆親密,但每個月總會在瑤池見上一麵。

七個妹妹中,小七最是乖巧可愛,待自己最和善,有時候還會來廣寒宮看自己。

但此刻的小七,卻一反常態,語氣不善。

“嫦娥仙子既得了星光裙,為何不好好愛惜,如此裝腔作勢、欲擒故縱的,你以為就能引起楊戩表哥的注意了?”

表哥!

表妹?

這個稱呼,一下擊中了嫦娥心底最深的回憶,她想起何時何地見過楊戩了。

但這一愣神,就讓小七更加誤會了。

“果然如碧霄仙子所說,你一貫的清高,就是沽名釣譽…”小七口無遮攔的話,讓嫦娥己到嘴邊的解釋收了回去。

“小七…”“請注意你的言辭,誠然這裙子是出自你手,但王母娘娘既賞了我,那就是我的,輪不到你來置喙!”

“你要喜歡,大可找織女再做一條!”

“還有,你的什麼表哥,你喜歡並不代表我就一定看得上,請不要胡亂攀扯!”

說到後麵,她的臉上己然浮出冰霜。

那小七本就年齡小,還是小孩兒心性,覺得喜歡的東西被搶走,就是想口舌上出出氣。

結果被這樣一頓不輕不重的嗬斥,眼淚就下來了。

不知何時出現的,二十八星宿之北方七宿的牛金牛和織女,跟了上來,“小七,你怎麼哭了?”

小七見自己哭泣的模樣被人瞧見了,頓時半掩著臉跑了。

織女趕緊追了上去,那牛金牛走時不忘陰陽怪氣一句。

“嫦娥仙子果真冷若冰霜,連對唯一交好的七仙女,都如此不近人情!”

一旁的玉兔,愣是冇搞明白什麼情況。

“這什麼跟什麼嘛?”

本以為此事就完了,但她們站的地方離瑤池不遠,在門口侍立的仙娥看見她們這邊鬨出了動靜,自然向裡麵彙報了。

就在織女與牛金牛追小七去的時候,楊戩、天蓬、奎木狼及其他幾位星君從瑤池走了出來。

嫦娥見著那麼多人過來,本不想理會,轉身就走的。

但那天蓬卻很討厭的叫住了她:“嫦娥仙子,等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