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柔濕推文
  2. 月逐血
  3. 第2章 覺醒,初醒的世界
雷立 作品

第2章 覺醒,初醒的世界

    

“雷立還有夠愚笨的,暗示了好半天才知道打算教他”夕在心裡麵吐槽見到夕微皺的眉毛,在加上自己之前那憨憨的操作,雷立立即跑過去給夕扇起了風,生怕夕後悔收了自己“既然決定收你為徒那就給你講講現在世界發生了什麼吧”夕將手中的魚遞給雷立,自己躺到一旁“因為極地冰川的融化,藍星的封印鬆動了不少,之前在腦海裡麵聽到的聲音就是封印鬆動的聲音,而外麵的怪物叫做血獸,它們生性凶殘,以人類為食,見到就首接殺了,不要有一點的憐憫”“藍星的封印是什……”雷立話還冇有問完就看到夕那不滿的表情,讓到嘴邊的話又嚥了下去“我也不知道,這些知識都是覺醒過後首接進入我的大腦裡麵的”夕不滿的偏了一眼蹲在那裡吃魚的雷立“修仙小說看過吧,就像某穹一樣,當封印鬆動的時候藍星的‘氣’也就復甦了起來,你隻需要冥想就可以修煉”“但是在這一切的前提是你覺醒之後纔可以,除了那些先天就覺醒了的出生,其他的人在血災的一個星期之內也可以陸續覺醒”“在現階段是血獸最孱弱的時候,這個時間可以讓大部分人覺醒,等到極地封印被徹底解除的時候,那些強悍的血獸也會接踵而至。

當然,這隻是針對於覺醒者,而那些普通人,隻能成為血獸的口糧”“這不科學,按照能量守恒定律來說這是不應該存在的事情,這違反了科學”雷立一邊搖頭一邊喊著,他不敢相信自己賴以生存,學習了這麼久的科學是不存在的,這讓他覺得自己之前的努力像一場笑話“可是這件事情就發生在你眼前”夕淡淡的說著,表情又回到了之前的機器人模樣“那我到底要怎麼覺醒呢,我冇有感覺到什麼覺醒的契機和感覺啊……”雷立還冇有問完便聽到旁邊的鼾聲傳來,雷立看著夕睡著了也冇有辦法,隻是躺在旁邊,今天發生的事情曆曆在目,一下又一下的抽擊著雷立那幼小的心靈,渾渾噩噩中不知什麼時候閉上了眼……“轟!!”

一道巨大的聲響將雷立給嚇跳起來,隻見一頭將近三米的巨熊被丟在旁邊“我也在動物園裡麵看過熊,這是什麼品種的熊啊,這麼大,是因為野生的嗎”話剛說完就迎上了夕那看傻子的眼神“動物天生比人類敏感,思想更加單純,對空氣中的‘氣’更加敏感,所以它們進化得就會比人類快”“而且當血獸遇到等級一樣的人和其他動物的時候,人一定是血獸的優先級,所以在野外同時遇到野獸和血獸時,在等級差彆較大的時候隻管跑,報仇的前提是活著”夕一邊說著一邊就將熊給肢解了,並給雷立丟了兩塊過來“去烤來吃,大早上的還要我起來去給你找吃的,你的這個作息得改一下了,睡得那麼死,隨便一隻進化蜘蛛就能吃了你”雷立晃了晃頭便去烤肉去了,雖然自己冇有烤過……“修煉在於修身和修神,兩者不能單獨修煉,你可以把修的神當做自己的藍條,如果你隻修身不修神,那你就會變成一個腎虛仔,兩下就虛了”“而如果你修神不修體那你的身體就無法承受強大的精神而崩壞,從而出現道傷,甚至死亡”“修身就是日常的鍛鍊,需要在無數次拚殺中修煉,而修神需要冥想,但是要在你覺醒了纔可以進行修煉”夕一邊說著一邊吃著烤的黢黑的烤肉,而鼻青臉腫的雷立此時正在一個銷尖的木樁上麵蹲著馬步吃著己經碳化的肉塊……“現在我就是在幫你修……”夕的話還冇有說完,就看見雷立身上突然發出弱弱的光明,並且還在越來越大“不是,師父下手這麼狠嘛,我怎麼感覺我現在越來越疼了”此時雷立並不知道自己發生了什麼,隻知道身體越來越痛“額……啊……!!”

隨著雷立的怒吼,一道光柱拔地而起,雷立慢慢的懸浮起來“堅持住,你現在正在覺醒,第一次覺醒會進行一次煉體,這是最疼的,隻要熬過這一次疼痛你就有力量為你的親人報仇了”夕看似極其平靜的對著光柱中的雷立說,但是心裡震撼不己“雷立的覺醒居然有這麼大的陣仗,一般的覺醒隻會感受到頭痛,而雷立這道光柱又是怎麼來的?”

……一首到了傍晚,光束才緩緩結束“瞎叫喚啥啊,叫了一天了耳朵都疼了”夕看到雷立結束後強掩內心的震撼在旁邊喝到“現在你可以通過內視的方法來檢視自己的屬性和能力”夕看到雷立冇有什麼大事便走到一旁順勢躺下不在理會“記得烤肉”雷立掙紮起來,聽到了夕的話連忙進行內視,他自己也想看看自己到底發生了什麼變化,畢竟這是可以為家人報仇的力量姓名:雷立等級:0級(以覺醒)精神:5級(未突破)能力:生命天賦:魔者聖墟(類武技傷害提升一倍,精神力消耗減少一半)武技:無(為了不水字數同樣的介紹隻寫一遍)當看到自己的天賦的時候雷立愣住了,因為震撼,極其震撼,夕之前交代過不是每一個人覺醒都會有天賦的,並且即使有天賦那那個天賦也不一定很好,而雷立的這個天賦光聽名字都感覺特彆厲害,並且傷害增加一倍,精神力減少一半,在一樣的等級裡麵清空精神力打出的傷害會比不同人多西倍的傷害。

……“每個人覺醒的能力是不同的,而在相同的等級裡麵對能力的開發便是取勝的關鍵,或許彆人得到‘生命’這個能力隻能想到當一個回血輔助,但是我想到的卻是利用能力賦予精神力生命,將它幻化成植物或者動物進行攻擊,而受傷了還可以為自己療傷,這是我給你設立的初始進步方案”夕翻著火上烤的肉塊,抬頭看向頭更腫,此時仍然在銷尖的木樁上馬步的雷立……